玹筠子

整日沉迷德哈,有点cp洁癖,只可逆不可拆,墙头众多,最爱拽哥,是一只死宅喜欢吃粮,原耽喜欢p大和墨香,三次元是个lo娘,喜欢美好的东西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该怎么办?

阅读文字:

作者 :  王哲


(转)
前段时间知乎上有个提问:
如果兔子都在拼命奔跑,是什么给了作为乌龟的你前进的动力?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一些比你更加牛的人,无论什么方面。如果把人生比作攀登,也许你穷其一生可以达到一定的高度,但对某些人来说珠峰都不成问题。对此,有的人选择退出竞争,泰然处之,在半山腰悠闲度日;但也有人不断向上。如果你是后者,当你明知道爬不到最顶端的时候,你攀爬的动力和意义是什么?你是如何保证动力持续不断的?
这是每个人在成长中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遇到的问题,彷徨与无奈的心情可能会在那个点持续发酵。我们需要什么?我们曾经的目标在哪里?而以下这个被近万人认同的回答,希望能将我们重新拉回至那条看得到日出的跑道。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该怎么办?

答 /余亦多,唐僧同志

我想每个人成长的经历中,都会或多或少曾被“自卑”的情绪所笼罩。我自己就是一个一直纠缠于“失败者”情结的人。

小时候因为痴肥,体育课上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搬到大城市,因为口音以及内向的性格,成为全班男生的出气筒;到了高中,进到全省理科实验班,才知道有些学霸的智商,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初到美国,被身边同学认为是FOB,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乡巴佬;混进所谓的世界名校,看到身边一大波牛人,陷入平庸的沮丧;好不容易挤到纽约华尔街,看到名校中选出的所谓“精华”,才开始面对自己综合能力的缺失;

再回到香港,身边很多投行同事的业务能力与人际能力都远胜于我,只能在高压力的环境下苟延残喘;从乙方转到甲方开始做PE投资后,当跟索罗斯的儿子同桌斗智斗勇时,才能深刻体会“家学渊源”与“赢在起跑线”对一个人的意义;

由外资换到国企,开始看到体制内藏龙卧虎的主流玩家真正在玩什么,才意识到以前在边缘化外资环境下膨胀出各种不接地气的泡沫有多么可笑;随后开始接触到保险、银行以及其他金融领域的强人们,才知道在整个金融大版图中,十倍百倍于自己原来折腾的小池塘规模的资金,是在做什么。

分享了上面一大段,其实我想说的,最重要是如下几点:

1. 就像talich老师在我去斯坦福念书以前赠我的那句话:
到了那儿,不用指望成为牛人,但至少你知道大海有多宽,能看到牛人在做什么,就够了。

对乌龟来讲,兔子存在的意义在于,至少让它知道这世界还有“兔子”的存在,以及兔子跑得有多快。盗用一句标语:让你看到更大的世界,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2. 兔子的存在,能够让乌龟直面自己就是一只乌龟这个事实。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才能准确的定位自己的位置,也才能冷静的思考最适合自己的人生规划。而这,很多时候恰恰是最知易行难的事。

3. 其实人越往后走,越会深刻体会到“阶级”的不可逾越性。愤青的时候会咒骂:“操他妈这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可当你不再被荷尔蒙冲昏头脑时,也许你会开始思考:既然现在是这种情况,那我应该做点什么呢?当你绞尽心机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同时,也许你也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当樱木花道完成两万球的训练之后,他才知道流川枫有多厉害。

因为在一次比赛中,他看到流川枫的一个中投,这个起跳,这个姿势,这个弧线,竟然是他训练中想象的最完美的画面。

他很气,紧握这拳头,又不甘心,他问教练:这只狐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篮球的?

安西教练:你应该好好的盯着流川枫的姿势,尽可能的模仿他,然后用3倍于他的训练量训练。这样,你才有可能在高中阶段之内超越他。

流川枫是那只兔子,幸运的是,樱木大概也是。

题主的困惑在于,樱木是个天才,尚且如此,而你,可能只是木暮。

李宗盛有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我看那远方怎么也看不到岸,那个后面还有一班天才追赶,写一首皆大欢喜的歌,是越来越难。

中年危机全都是这样的:前面比你牛逼的人一眼都望不到岸,后面一班天才,比你有精力,比你聪明,比你学历高,比你国际化。而你,小孩成绩你得操心,老婆吃秘书的醋你也得操心,父母身体逐渐糟糕,最可怕的是你头发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胖。

题主的困惑在于,比你天才的那个人,还比你努力;比题主的困惑更可怕的是,这个比你努力的天才,还比你年轻,比你有精力,这意味着,即使你想努力,你也没有那个精力努力。这就更无力了。

《蜗居》里面,宋思明想抢郭海藻。他比小贝成熟、稳重、懂得女孩的心思,样貌也不差;他有钱,有人际,能帮海藻解决问题。

若是宋思明未婚,小贝拿什么跟人家拼?小贝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宋思明的高度,即使拼尽全力。

这才是无力感。

所以,我们能做什么。

如果你是个绝对的蠢蛋,那我只能说,请你尽量少的认识这个世界,最好一辈子不要离开你生活的地方,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痛苦。当你看到那么繁华的城市,那么美丽的女孩,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生活都与你无关的时候,更多的痛苦便会袭来。

如果你是个笨蛋,又不肯努力,那也请你知道少一点。

如果你不是个绝对的蠢蛋,又愿意努力,请你参考第一段安西老师的话:盯着那只兔子的每一个动作,能学多少学多少,然后以他三倍的训练量训练。

兔子一定会打盹的,即使牛逼如牛顿,30岁之后也再无建树;也不是每个像科比一样的天才,都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你知道洛克李吗?火影里那个相信笨鸟先飞的热血少年,他说,努力的天才也是天才。

我曾经在一个答案中说过,勤奋,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被高估的美德。但是对于一个毫无天赋的人来讲,可以依仗的就只有勤奋了。

如此,即便你还是追不上兔子,你可以是乌龟里跑得快的那一个。

如此,即便你是木暮,你也能做成一个,每天都比昨天好一点点的木暮。



2.0,还有好多张送同学了,现在看还有很多都不太好看😂有两张是前几个月画的

如何做一个装逼型读书者

m

酒见花梨:

以下内容都是我瞎编的。


任何事物都可以引起人的攀比,读书自然也不例外。我在网上见过不少博览群书的姑娘,大家在分享书单时都有点若有若无的优越感(或许只是我小肚鸡肠这么想),连我自己也不例外。每次给人推荐书都优越感十足,恨不得炫耀到天上。——“什么,你不知道《死神的精确度》再版了吗?”“李继宏翻译的《瓦尔登湖》真是绝了,苏福忠就是个乐色。”(我同意这话)


那么,我们该怎么在攀比成风的网上和不死不休的读书交流会里胜出呢?以下是我血拼沙场多年的一点惊讶,分享给各位需要装逼的读书人。


避开那些太过知名的作家和作品。


我们都知道不会有人把小时代列入装逼用书单里(有的话请当我放了个屁),网络上的大部分言情耽美和其他也不应在此列——所以我每次想和人安利阿菩(网络奇幻作家)的《桐宫之囚》和九把刀(台湾作家,编剧)的《猎命师传奇》都会碰一鼻子灰,被嫌弃没有逼格,遂作罢。那么我们就主要把目光放在实体书上。


另一方面,你想装逼就必须,必须,必须绕开那些本身的确牛逼,但是已经给人讲烂了的作家和书。作家特指马尔克斯、太宰治、米兰.昆德拉,书特指《百年孤独》、《人间失格》、《月亮与六便士》和《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我有罪,我傻逼,我看不懂太宰治,我觉得他莫名其妙近乎矫情(请太宰迷妹不要打死我)。另一方面,我还是挺喜欢老马和老昆的——但他们二老真的太烂大街了,我们班有七八个看过《百年孤独》的人,这书在文化圈的普及程度差不多和背包客界的《孤独星球》一样。啊老马,你的笔法如此精妙,你的结构如此帅气,你的风格如此酷炫,我恨不得把《霍爱》里关于男女之爱的经典例句全文背诵——但这能装多少逼呢?现在看个马尔克斯只能说明你看过一点外国文学,充其量也就是个梅花三。


至于太宰毛姆等老先生,唉,晚辈get不到点,愧疚。


你还得选择几个小众作家或名家的冷门作压箱底。


这里的小众有以下几种:一、在国内冷门的作家(举例森见登美彦和让.特磊),二、在世界范围内都挺冷的作家(这个比较难,因为这类作家的书一般没有中译本——如果你是海外党请当我在放屁),三、新人作家(举例海因茨.海勒)、奇葩作家、转型作家。


尼尔.盖曼已经够活了!你得看海因茨.海勒!扯扯那本《本来我们应该跳舞》,扯扯德意志文学的奇妙笔法,要是能扯到大屠杀、纳keke粹就更rio了。


马克.李维的爱情小说看太多了?那快去看弗朗索瓦.齐博(法国著名律师)的《去他的戒律》!里面的句子真是绝了。


还在看马尔克斯?我们都看《七杀简史》了,纽约时报专栏推荐呐!


当然,你既没看过《女童》(图珞洛.哈斯曼著)也没看过《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安东尼.多尔著)也不知道《再见,黑鸟》(my男神伊坂幸太郎著),那就讲讲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家的冷门作吧。


翻开你的《洛丽塔》,在最后的拉页上找找博纳科夫的其他作品;看完《瓦尔登湖》后也去把《康科德与梅里麦克河上的一周》翻翻;别光注意《挪威的森林》,《大萝卜与难挑的鳄梨》更加生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的对手无话可说。


谨慎使用“意识流”这个词。


意识流做错了什么?它啥也没错,错就错在它太常见了,你在名朋写个戏都能自称意识流。王朔有语曰:中文是没有意识流的,我们的表述和思维方式没法形成意识流。


但是我们写不了,可以看了装逼啊(《追忆似水年华》就算了)。


还是老马,虽然他烂大街了,但你干嘛不提提他的老伙计们?讲讲博尔赫斯和他的《巴别图书馆》;提提聂鲁达的诗(很遗憾我没看过);说说科塔萨尔(老马文学偶像)的《跳房子》和《河》(我滴最爱)——要是能说到巨匠井喷的拉美文学爆炸就更好了,那些又长又绕口的人名一出来,你就压过了那些姑娘半个头的气势。


这个时候,她们才会洗牌,说:“过。”


这个时候你手上的不知道哪国文学就可以动了(最好是个必须拿地图才找得到的国家),不过人家打了拉美文化历史牌,你必须得有个偏僻小国的本命作家才行。卡蒙斯(葡萄牙桂冠诗人)有点太火,像什么艾纳尔.茂尔.古德蒙德松(冰岛作家)就不错,或者巴雷特(尼日利亚作家)。


你要讲土著文化,讲穆斯林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千百年来的纠葛,讲《我在伊朗长大》(一个漫画);或者提提红场上的积雪,白桦林里《喀秋莎》的曲调,北京老莫餐厅里摆着的苏联文学。——快看啊,托尔斯泰同志和他老婆和好了!他们已经不吵了!他也不腰疼了!穆斯林割礼也取消了!世界和平!


中文圈的也不要慌,我们不一定会输。


别说已经火遍全球的《三体》和莫名其妙的《北京折叠》,你上微博随便找找:“外国我不太清楚,不过国内作家我比较喜欢张寒寺(我强烈安利!!!)呢,他的脑洞真是太酷了……”


自然而然把话题接过来,讲讲改革开放阵痛下极速转型的流行文化,九零后与垮掉的一代。


老作家也是装逼利器:“那天闲翻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里头关于那个年代的描写简直棒呆!……”


但要是你不看小说呢?


有个哥们只看军事文学和人物传记,和我逼逼戈尔巴乔夫能逼逼一下午(幸好我有看过传记,不然得疯掉),各类历史人物的生平信手拈来,写议论文简直牛逼到让人晕眩——你能说他不厉害吗?即使他几乎不看小说?


还有个研究宗教的叔叔,我爸哥们儿,目前已经进展到拜火教了,每次我和他碰面都能收获一堆宗教知识,还打算去学习梵文——我能说他不牛逼吗?


于是这场攀比血肉横飞,人人装逼到精疲力竭。直到一个瘦小的姑娘喝完奶茶,轻描淡写打下一句:


“上次去葡萄牙圣地巡礼,结果没看到卡蒙斯真迹不说,连那家特色书店都圣诞歇业了,害得我只好紧急飞回美帝去买平装书,好气。”


于是全场寂静,一众文艺女青年都说不出话了,无人生还。


所以说看书又不是斗地主,装什么逼啊。


灵感源自蔻蔻梁的《旅行又不是斗地主》

我和我的秃董